梁晶工作室
 
海外华人经济学家
国内经济学家
优秀图书作者
国外经济学家  
罗伯特•C•莫顿(Robert C.Merton)

罗伯特•C•莫顿现任美国哈佛商学院John and Natty McArthur教授。1970年在麻省理工学院获得经济学博士学位。此后,在麻省理工的斯隆管理学院的金融系任教。1988年前往哈佛大学。莫顿博士还获得了芝加哥大学、Hautes Etudes商学院(巴黎)、洛桑大学、国立SunYat-sen大学和Paris-Dauphhine大学的名誉学位。作为国际金融工程协会的一名高级会员,他是年度金融工程师奖的第一位被授予者。他还是美国金融协会的前任主席和国家科学院院士。莫顿博士于1997年获得诺贝尔经济学奖。莫顿博士主要致力于发展有关资本市场和金融机构方面的金融理论。在跨期投资组合选择、资本资产定价、期权定价、高风险的公司负债、抵押贷款,以及其他复杂衍生物证券化等领域,有多部专著。他的研究还涉及金融机构的运营与管理,如资本预算的分配、制造、套期和风险管理等领域。

主要著作:
"A Complete Model of Warrant Pricing that Maximizes Utility", with P.A. Samuelson, 1969, Industrial Management Review
"Lifetime Portfolio Selection under Uncertainty: The continuous time case", 1969, REStat
"Optimum Consumption and Portfolio Rules in a Continuous Time Model", 1971, JET
"An Analytic Derivation of the Efficient Portfolio Frontier", 1972, J of Financial and Quantitative Analysis
"An Intertemporal Capital Asset Pricing Model", 1973, Econometrica
"Theory of Rational Option Pricing", 1973, Bell JE
"On the Pricing of Corporate Debt: the risk structure of interest rates", 1974, J of Finance
"The Fallacy of the Log-Normal Approximation to Optimal Portfolio Decision Making Over Many Periods", with P.A. Samuelson, 1974, J of Financial Econ
"An Asymptotic Theory of Growth under Uncertainty", 1975, RES
"Theory of Finance from the Perspective of Continuous Time", 1975, J of Financial and Quantit Analysis
"Option Pricing when the Underlying Stock Returns are Discontinuous", 1976, J of Financial Econ
"On the Pricing of Contingent Claims and the Modigliani-Miller Theorem", 1977, J of Financial Econ
"A Re-Examination of the Capital Asset Pricing Model", 1977, in Friend and Bicksler, editors, Studies in Risk and Return
"On the Cost of Deposit Insurance when there are Surveillance Costs", 1978, J of Business
"On Estimating Expected Returns on the Market: An exploratory investigation", 1980, J of Financial Econ
"On the Microeconomic Theory of Investment and Certainty", 1982, in Arrow and Intriligator, editors, Handbook of Mathematical Economics: Vol. 2.
"On the Mathematics and Economics Assumptions of Continuous- Time Financial Models", 1982, in Sharpe and Cootner, editors, Financial Economics
"Variance Bounds in a Simple Model of Asset Pricing", 1982, JPE
"Dividend Variability and Variance Bounds Tests for the Rationality of Stock Market Prices", with T. Marsh, 1986, AER
"A Simple Model of Capital Market Equilibrium with Incomplete Information", 1987, J of Finance
"On the Current State of the Stock Market Rationality Hypothesis", 1987, in Fisher, Dornbush and Bossons, editors, Macroeconomics and Finance
"On the Application of Continuous-Time Theory of Finance to Financial Intermediation and Insurance", 1989, Papers on Risk and Insurance
Continuous Time Finance, 1990.※

莫顿的自传(译自诺贝尔奖网站,有删节):

我于1944年7月31日出生在纽约,作为家中三子女的老二,我和Stephanie以及Vanessa在一个叫Hastings-on-Hudson的8000人的市郊小镇长大。我的父亲当时是哥伦比亚大学的社会学教授,现在则已退休,他曾因为在社会学领域的杰出贡献而获得国家科学奖。我的母亲,一个世代的新泽西人,则是典型的家庭主妇。除此以外我童年对家庭的记忆就是祖母和许许多多的猫(一度曾有过25只)。

Hastings有一个电缆电线厂和一个化学工厂,镇上的居民则多是这两家公司的蓝领工人和白领职员。尽管镇子的规模很小,但却居住着很多哥伦比亚大学的著名学者,而当地的公立学校也有着很高的教育质量。我的父母对我早年的学习生活产生了重要影响,父亲把我引入了棒球、扑克、魔术和证券市场,以及各种领域的书籍。他从不直接提到学术的话题,而是作为自我检测设立了一套关于努力程度和思维表达清楚的标准。我的母亲教会了我在意他人的感受,甚至是动物的,在生活中她同样给与了我很多建议。

进入哥伦比亚大学的第二天我转到了工程学院,因为那里的教学计划很有弹性,同时能使得本科生有机会学习数学及其应用。在那里我修了许多本科和研究生数学课程,既有应用性的也有纯理论性的,例如偏微分方程、实分析、参数积分,当然还有工程制图等许多工程课程。我也学习了哥伦比亚著名的当代文明课程、人类学以及一门经济学导论(使用萨缪尔森的教材),除此之外还有一门研究生的数学社会学和两个会计和证券市场投资的晚间学习。值得一提的是,我在那时一篇关于格列弗游记的课程论文成为了我的第一篇公开发表论文(发表于Journal of the History of Ideas)。

结束了哥伦比亚的本科学习后,我前往西部的加利弗里亚理工学院攻读应用数学博士学位,在这里的短短一年(1966-1967)尽管很短,但却使我今后从事证券研究的数学基础提升颇多,更为重要的是,他们所倡导的让学生加入研究,而不是消极接受知识的教学理念让我获益匪浅。我决定离开加州理工而转读经济学时,系主任Gerald Whitham先生尽管个人不认同我的决定,但还是给予了慷慨的帮助。在我所申请的一打顶尖经济学系中,只有MIT接收了我并给与我全额奖学金。

我从事经济学研究的决定一部分是因为在60年代时认为宏观经济学是控制经济周期和不稳定失业率及通货膨胀率的良方这一普遍理念。我因此任务学习经济学非常重要且可以影响千千万万的人。我同时也认为自己在数学和工程学的经历可以帮助自己更好地分析复杂的情况。最为重要的是,我深信自己在经济学方面具有更好的直觉,对自己而言再没有比证券市场更清晰的方式了。

当我在1967年的秋天到达MIT时,我明白了为何独独他们接收了我:Harold Freeman,经济系里的一位统计学家。他与一些为我写推荐信的数学家相识并因而说服了经济系“冒一次险”。作为第一年的导师,他在看了我充满传统课程的选课计划后告诉我:“如果按你的计划修课你将会面对一个无聊的学期,去修萨缪尔森的数理经济学吧。”我修了这门课,不仅认识了萨缪尔森,还认识了二年级的斯坦利(Stanley Fischer)和罗特查德(Michael Rothschild),我写了关于人口增长内生化的最优增长模型的一篇学期论文并在1969年发表。在这堂课后,萨缪尔森邀请我担任了他的研究助理。在和他共事的过程中,我们发现了在证券市场、资格许可证和可转换证券上共同的理念和研究兴趣,1968年夏天,我们共同研究以进一步发展萨缪尔森的资格许可证定价理论。那一年的10月,在哈佛—麻省数理经济学研讨会上,萨缪尔森让我,一个研究生二年级学生,做这篇论文的陈述,面对诸如阿罗、利昂惕夫、霍哈克这样的经济学家,这的确是一次值得纪念的考验。

虽然在MIT有很多知名教授,但是我必须承认自己的兴趣更多的在于研究而不是课堂(我的成绩单无疑表现了这一点),毕业时萨缪尔森推荐我去哈佛做初级研究员,但是被哈佛所拒绝。这时,我只能寻找工作。1969年的整个秋季和冬季我都在不同的经济系面试,最后在MIT的斯隆商学院找到了一份金融学教职。这其实是莫迪里阿尼(Franco Modigliani)在那里为我找到的位置,尽管我没有任何的金融学训练,他还是说服我接受了这一职位。就这样,我成为了莫迪里阿尼的学生,而我的关于生命周期最优消费和组合选择的理论也为他的生命周期假设提供了支持。在美国经济学会为庆祝他获得1985年诺贝尔经济学奖而举行的午餐会上,他邀请我做演讲人,这对于我来说,既是一个表达对他尊敬和感谢的机会,也是无上的荣誉。而当我获得International INA-Accademia Nazionale dei Lincei Prize时,他也不辞辛劳地接受我的邀请,前往罗马做演讲人。而另一点要提到的是当在斯隆进行面试时我遇见了斯科尔斯(Myron Scholes),他当时刚从芝加哥大学过来。斯隆的教学团队气氛很好,大家总是在教学和研究中匆忙着。在这里的18年里,它一直是一个研究的好地方,金融系的正式教职一直不多,但这里总是充满着高超的智慧、多样化的思维以及对于金融学科的巨大热情。

对于自己的研究兴趣,我认为可以大致划分为三个部分。第一部分:1968-1977,不论在发表论文数量还是研究本身的原创性和重要性上,这都是我最多产的时期。这时的研究主题是在生命周期下的动态最优消费和投资组合选择以及均衡资产定价。第二段时期是1977-1987,这段时间我则更关注于这类模型的具体应用,而在1987年我则利用休假写作了关于连续时间金融的书,感谢MIT提供的带薪休假和哈佛经济系提供的写作办公室,这些得以使我顺利完成写作。没有长度和时间限制,我利用了这段时间总结了自己对于最优组合选择和期权定价和金融中介的理论和想法,而他们的内核:连续时间随机过程下的连续决策制定成为了本书的主题。这段时间也因此成为了我研究的分水岭。从1988年至今是第三个时期,在连续时间金融一书中,我不仅总结了自己先前的研究工作,也部分地提示了后续的研究方向:以制度的动态变化来理解金融系统,更具体地说,我研究金融技术和创新对金融制度和市场设计、金融服务机构管理及监管和财务审计系统的影响。而1988年我决定从MIT转到哈佛商学院任职也在很大程度上是因为研究兴趣的变化。

回头看看这段人生路,我一直在未知的路上快乐旅行。

 
工作室简介   |   在线定购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2006 Liangjing Publishing House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北京·梁晶工作室 京ICP备:12043223号

京公网安备 1101080202161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