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晶工作室
 
经济科学译丛
金融学译丛
国际经济学译丛
产业经济学译丛
路透金融培训系列译丛
经济学前沿系列
新金融系列
梁晶工作室系列丛书
经济科学教材系列
金融发展与创新译丛
 
点击图片放大
书    名:经济学(第三版 )上、下
英文书名:Economics
作    者:[美]约瑟夫·E·斯蒂格利茨, 卡尔·E·沃尔什
出 版 社: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
版次印次:2005年6月第1版
2005年6月第1次印刷
丛书系列:
开    本:787*1092毫米 1/16
字    数:1236 000
定    价:¥96
ISBN:7-300-06461-2/F·2095
相关书目
国际间的权衡交易
经济学基础
公共部门经济学(第三版)
探求智慧之旅:哈佛、麻省理工著
经济学原理(上、下)
经济学(上、下)
《经济学》小品和案例
经济学(第一版)上、下
经济学(第二版)导读
经济学(第二版)习题集
经济学(第二版)上、下册
经济学(第三版)学习指导
经济学(第三版)习题集
经济学(第四版)上、下
作者介绍 内容简介 相关书评 图书目录
学习资料 阅读指南 使用情况 在线阅读
    八位顶级华人经济学家联名推荐
   
    经济学原理教科书必须触及经济学的多个分支,由经济学全才来写最合适。斯蒂格利茨是少有的经济学全才。他是信息经济学的创始人之一,并因此得到诺贝尔经济学奖。同时他对宏观经济学和货币理论、对发展经济学和国际贸易理论、对公共财政和公司财务、对产业组织理论和福利经济学、对农村组织和收入分配等各领域都做出了重大贡献。正是基于他广泛的研究兴趣,他的《经济学》一书反映了经济学各个分支的前沿知识,是一本不可多得的好书。
    ——白重恩  清华大学经济管理学院经济系主任、经济学教授

    斯蒂格利茨的《经济学》教科书是经济学领域中最重要的一本教科书。它所讲述的是经济学里最重要、最根本的思想。一本好的经济学教科书必须由经济学大师来完成,而斯蒂格利茨正是经济学大师中的大师。在学术研究领域里,斯蒂格利茨的成绩举世瞩目。与此同时,他又是一个活跃在公共政策、公众辩论等各个领域的经济学大师。由斯蒂格利茨及其合作者编写的《经济学》恰恰反映了这位大师的风范,其中从许多独特的视角对一些经济学最根本的原理进行精辟的解说。这是一本值得每一位想进入经济学大堂的学子应该仔细研习的教科书。
    ——李稻葵  清华大学中国与世界经济研究中心主任、经济学教授

    我向读者们热情地推荐斯蒂格利茨的《经济学》(第三版)的中文版。这本经济学入门教科书的超乎寻常的份量,是与作者独一无二的经历密切相关。它对前沿学科非对称信息理论的介绍(他为此获得诺贝尔奖)、对经济政策在现实中的应用(他曾是克林顿的首席经济顾问)、和它的国际化视野(他曾任世界银行首席经济学家),都是其他同类教科书不能相比的。
    ——钱颖一  美国伯克利加州大学经济系教授

    《经济学》(第三版)是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曾任美国总统经济顾问委员会主席的约瑟夫·E·斯蒂格利茨教授献给广大对经济学有兴趣的中国读者的知识财富。斯蒂格利茨教授不仅在经济学的许多领域做出了开创性的工作,而且对经济学的许多重大问题有其深刻而独特的见地。这都使得这本书在视角、观点和表述上不同凡响。这本书以丰富的内涵、创新的体系和生动的案例为鲜明特点,并基于中国实际情况,不仅非常适合作为中国高等院校经济学的教学用书,还能成为广大对经济学感兴趣的读者非常有价值的参考书。
     ——王江  美国麻省理工大学斯隆管理学院金融学教授

    斯蒂格利茨教授在现代经济学的许多方面都做出重要贡献,他的《经济学》,是百科全书式的经济学入门读本。难能可贵的是,斯蒂格利茨《经济学》糅合了信息不对称市场的内容,这是现代经济学前沿的题材。
新版斯蒂格利茨《经济学》,从"汽车切入"改为以计算机和网络的普及为代表的"新经济切入",这对于熟悉网络的中国学生,尤其有利。
    ——王则柯  中山大学岭南学院经济学教授

     无论是物理、化学还是电工、机械,在各类教科书中,经济学教科书更新换代的速度最快。从萨缪尔森开始,中国的学生们已经用过了十几个版本的《经济学》教科书了。在汗牛充栋的教科书中,如果要与时俱进的话,站在最前沿的当属斯蒂格利茨的《经济学》。北美教经济学的教授总是在这本书中寻找新经济、电子商务、互联网等最新概念的经济学解释。
    ——徐滇庆  加拿大西安大略大学经济系教授

    自从萨缪尔森《经济学》1948年首版以来,创作和执教经济学原理已经成为一个极富挑战性的过程。虽原理已成公共信息,但一部受欢迎的原理教科书的创作仍是一个复杂的系统工程,要有得当的选材、完整的概念框架、清晰的分析语言和工具,也要很多精彩的故事和案例,它能提示并帮助读者理解当前经济生活中的重要问题。当然,在21世纪,它还要有便于教与学的电子课件辅助系统。斯蒂格利茨和沃尔什教授的《经济学》(第三版)具备了所有这些优点。
     ——张军  复旦大学中国经济研究中心主任、经济学教授

    和谐社会的第一个条件是社会的绝大多数成员在一些基本的经济和社会问题上有基本的共识,而要达成这样的共识,需要"正确"的理论知识武装人们的头脑。尽管经济学本身并不能解决我们面临的矛盾,但肯定有助于我们在矛盾面前达成一些基本的共识,进而找到解决问题的办法。约瑟夫·E·斯蒂格利茨是一个关注现实问题的经济学家,他和卡尔·沃尔什合著的《经济学》(第三版)中文版的出版,对我们建立和谐社会有积极意义。
    ——张维迎  北京大学光华管理学院副院长、经济学教授

【书评】
与时俱进,亲近学生
王则柯

    十年前阅读斯蒂格利茨《经济学》,最佩服的地方,是它糅合了信息不对称市场的内容,特别是关于不完全信息产品市场和不完全信息劳动市场的两章。要知道,集注于信息不对称市场讨论的信息经济学,是主流经济学当时和现在最前沿的发展。最前沿的学科发展,可以在经济学原理课程的难度水平展开,充分体现了大师的功力。所以,当第一版斯蒂格利茨《经济学》中译本出版的时候,我写了题为《最好的经济学入门读本》的评论,把这本书推荐给我国广大读者。 
    现在我们看到的第三版,已经变成斯蒂格利茨教授和圣克鲁斯加州大学经济学教授卡尔·瓦什的共同作品。第一版和第二版是从汽车生产和汽车消费切入的,因为美国传统上就是"轮子上的国家",美国人可以说从小就熟悉汽车。事实上,头两版的第一章,标题都是《汽车和经济学》,从美国学生熟悉的汽车谈起,相当全面地向读者初步展示经济学的面貌,包括微观和宏观,包括消费、生产和投资,让读者迅速进入经济学的语境。现在的第三版,则从计算机和网络的普及为代表的"新经济"切入,第一章的标题也就变成《经济学与新经济》。这一改,动作很大,牵涉到全书一半左右的内容,从而成本也很高。但是这一与时俱进的修订,对于新经济时代的学生,意义却十分重大,所以成本很高也值得两位作者去做。对于我们中国学生来说,这种变化更收"一石二鸟"之功,因为与欧美学生特别是美国学生相比,绝大多数中国学生还不怎么熟悉汽车,但是他们已经相当熟悉计算机,并且经常上网,对于数字经济并不陌生。 

    正如风行半个多世纪的萨缪尔森《经济学》在耶鲁大学的诺斯豪德教授参与作者以后仍然被称为萨缪尔森《经济学》一样,现在这部《经济学》的第三版,虽然已经是斯蒂格利茨教授和瓦什教授的共同作品,但是人们一般还是把它叫做斯蒂格利茨《经济学》,体现学术脉络的历史传承。 
    除了新经济切入并且贯穿始终以外,现在的第三版进一步发扬了斯蒂格利茨《经济学》亲近学生的特色,引入和阐述基础性概念的许多重要例子,都举学生熟悉的事物,可谓匠心独运。机会成本,就是经济学的一个重要概念,机会成本才是人们做任何事情的成本的正确度量。作者写道:作为一个大学生,你上大学的机会成本是什么呢?你可能认为成本主要由学费、食宿费和书本费组成,但是作者指出这种看法不对,你这样罗列的成本"既太多又太少"。说太多,指的是把一些不该包括的也罗列进来,例如即使不上大学你也需要食宿,除非与留在家里只需要增加一副刀叉的"无作为"状态比较,那就是说你中学毕业以后就留在家里养着。说太少,指的是忘记了一些应该包括进来的东西,主要是忽略了不上大学的话你能够找到工作从而挣得收入。假定这种打小工性质的差事可以给你带来每年一万元的收入,那么你上大学的机会成本就要增加每年一万元。斯蒂格利茨告诉我们,"这种被放弃的收入,是上大学的机会成本中的一个主要的部分。" 
    利用这个例子初步说明机会成本的概念以后,作者紧接着马上设计一个思考题检验你对机会成本的理解,要求你利用机会成本的概念解释,为什么大学里的优秀篮球运动员往往不能读完四年大学。如果你知道一点NBA,就马上可以悟出其中的道理,因为他们上大学的机会成本太高了,离开大学去当职业运动员的话,会挣得很高的收入。做到这里,你学习经济学的成就感马上就出来了:刚刚学过机会成本,你就能够用它来说明美国优秀篮球运动员、优秀橄榄球运动员、优秀棒球运动员在学校里面呆不长的道理。 
    比起机会成本,沉没成本是一个更加考人的概念,不要说普通老百姓难以自发形成沉没成本的概念,就是经济部门的一些决策者,有时候也不自觉地被沉没成本情结困扰,做出蠢事。如果一项开支已经付出去并且不管以后作出怎样的选择都不能收回,那么这项开支就叫做沉没成本。形象地说,沉没下去,凝结了或者化解了,再也捞不回来。经济学家一再告诉人们,在决策的时候,一个理性的人应该忽视沉没成本,一个理性的人必须撇开对于沉没成本的思念。 
    从小到大,我们的经验中彷佛只有老师提醒我们不要忘记什么什么事情,而没有老师叫我们把什么忘记掉的故事,但是现在,经济学家却劝我们必须忘记沉没成本。这是怎么回事呢,何况沉没成本也是钱哪。为此,作者举了一个司空见惯的例子,化解我们的困惑。作者写道:假设你已经花出去8美元买了电影票进场看电影,你对这场电影是否值8美元并没有把握。看了半个小时后,你发现忍受这部电影简直是一场灾难。这时候,你应该离开电影院吗?对此,很多人的决策是继续看下去,因为不然就对不起那8美元。这些人在"沉没成本情结"面前失去了理性。作者告诫我们说,在作是否继续看下去的决策时,你应该忽视这8美元,因为它是沉没成本,不管是去是留,这钱你都已经花了,收不回来。现在惟一有意义的考虑和选择,是如何度过后面的60分钟,是继续忍受这糟糕的电影呢,还是去做点别的有意思一些的事情。 
    同样,如果你刚花2000美元买了一台笔记本电脑,厂家却在第二个星期就宣布某种性能更好的笔记本只卖1000美元,并且宣布你可以用你的"旧"电脑外加400美元换一台新的笔记本。这时候无论你怎么愤怒,惟一理性的考虑,是那种更好的笔记本的额外性能是否值得你追加400美元。如果值,就买;如果不值,就不买。你看,这些非常深刻却又十分浅显的例子,多么贴近学生的生活! 

    为读者着想的另外一个表现,是处处提供相关信息的方便网站。大家知道,"像经济学家那样思考",是斯蒂格利茨《经济学》的特色专栏。在这个专栏一开始的时候,作者就写道:开始像经济学家那样思考的一种办法,是阅读经济学家对当前的一些事件发表的看法。作者指出,Economy.com的"沮丧的科学家"网站,提供了许多许多这样的供经济学家使用的资源,他们还具体说明这个网站的网址。在劳动市场的章节,作者告诉读者,隶属于美国商业部的劳工统计局,负责收集经济学家在研究劳动供给状况时使用的多方面的数据,并且告诉这些数据可以在哪个网站找到。在谈到债券的时候,作者指出纽约联邦储备银行有一个网站解释如何计算财政部债券的收益,同样告知这个网站的网址。类似这样的提示和介绍,比比皆是。这样的课本,用起来就非常方便,学生自然会爱不释手。 

    斯蒂格利茨教授一直对弱势群体和欠发达国家居民表示关注。新版《经济学》尖锐地指出,在过去的二十年里,美国的收入不平等程度显著增加。在1980年,大学毕业生的工资比只有高中文凭的人平均高43%,仅仅10年以后,这一差距就扩大到70%以上,在1998年,还上升到75%。以数字技术为基础的新经济所需要的工作技能,被认为是差距扩大的主要原因。这也可以解释为什么1998年和1980年相比,美国劳动力队伍中大学文凭持有者从20%迅速上升到接近30%。 
    上面这种贫富差距扩大的情况,有时被称为数字分化。作者指出,中产阶级家庭的孩子在成长过程中家里就有计算机,所以他们对计算机的使用十分熟悉,因而对进入新经济有很好的准备。穷人家买不起计算机,从而穷人的孩子在数字技术方面就会有相当大的劣势。1998年,美国年收入在2.5万美元以下的家庭中,只有20%家庭使用互联网,而在年收入超过7.5万美元的家庭中,则有60%的家庭使用互联网。这样一来,就存在恶性循环的潜在可能性:穷人家的孩子因为难以接触和熟悉计算机,他们将来的收入也可能比较低,会是新的穷人。 
    斯蒂格利茨他们进一步指出,与美国国内的数字分化相比,最穷的发展中国家与最发达的工业化国家之间的数字分化还要大得多。这值得我们严重注意。但是首先可以指出,大学学习,是跨越这一鸿沟的重要途径。


梁晶谈斯蒂格利茨和他的《经济学》

    《新京报》:据说我所知,你和斯蒂格利茨有过很多交往,在你印象中他是怎样一个人? 

    梁晶:他是一位著名的经济学家,早年是斯坦福大学的教授,后来担任过克林顿政府的经济委员会的主席,之后去世界银行当副行长,现在他是哥仑比亚大学的教授。2001年获得诺贝尔经济学奖。很简单,他就是一个精力旺盛,对中国有热情,对社会主义的这种经济体制感兴趣的经济学家。 

    《新京报》:你的工作室是最早引进斯蒂格利茨经济学教材的,当时《经济学》出版后的情况是怎样的? 

    梁晶:斯蒂格利茨的《经济学》这本书是我们引进的西方经济学系列教材的第一本。我们在引进到中国的时候也还做过许多宣传工作,因为虽然他当时在美国已经很有名,这本书是一本非常好的经济学教科书,但想要中国读者来了解它还需要一个过程。《经济学》97年刚出版的时候,影响非常大,几乎所有的国内媒体都报道了这件事情。我想国内大规模地介绍西方的经济学,就是从我们引进斯蒂格利茨的《经济学》开始的。西方经济学引入中国,尤其是斯蒂格利茨《经济学》这本书,对当时中国的经济学教育起了一种推动作用。 

    《新京报》:斯蒂格利茨好像正是因为《经济学》这一本书,才被中国读者所熟悉,他的其他著作也才陆续介绍到中国来。 

    梁晶:对,《经济学》在中国几乎可以说是一本家喻户晓的书,斯蒂格利茨本人在中国的影响也是从这本书开始的。他自己曾经说过,《经济学》这本书让他在中国像一个明星一样。因为在97年之前,他也来中国但是没有那么大影响。在97年之后,他每一次来中国都受到非常多人的关注。 

    《新京报》:你认为斯蒂格利茨的经济学书引入中国的最大的意义在于哪里? 

    梁晶:最重要的是经济学教学改革有一个突破的进展,开始和国际接轨了。以前我们的学生在国内学了经济学之后,出国还要重新再来,而现在在国内学的相关课程则能得到认可了,这是非常重要的一个变化。还有,西方经济学的引进,使得我们的经济学教育体系发生了很大的变化,在《经济学》没有引进到国内来之前,很多学生在课堂上学的都是政治经济学,而现在的情况则完全不一样了。 

    《新京报》:斯蒂格利茨似乎是西方经济学家中,对中国经济问题特别关注的人。 

    梁晶:他对中国很友好。对我们的经济改革不仅是关注,而且在理论上给予了很多的支持。 

    《新京报》:在前几日斯蒂格利茨文集出版授权的新闻发布会上,有人提到担心斯蒂格利茨的《经济学》这样的西方经济学书在中国会水土不服,你怎么看待这个问题? 

    梁晶:《经济学》是一本西方的经济学教科书,它分析的问题当然是美国的问题,如果是一本中国的经济学著作,肯定会拿中国的经济问题进行分析。尤其从宏观经济上来看,中国和西方的确又有很多的不同,但是要强调的是,虽然它是一本西方的经济学,但其中所涉及到的经济学整体的框架是一样的。中国的经济学教科书没有这样好的框架,如果中国也有一位经济学家专心地来写出一本经济学的教科书,当然很好,但是中国目前没有这样一本好的书,因此像斯蒂格利茨的《经济学》这样的书的地位是很难替代的。
 
工作室简介   |   在线定购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2006 Liangjing Publishing House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北京·梁晶工作室 京ICP备:12043223号

京公网安备 11010802021615号